重慶紅鼎國際A座,負責治愈一切無聊
2019-10-05 14:03

重慶紅鼎國際A座,負責治愈一切無聊

虎嗅注:在王家衛的電影里、在香港的新聞里,你或許聽說過香港的重慶大廈——但你知道重慶的“重慶大廈”是什么樣的嗎?


這是一個外觀老舊、足足有48層樓的商業堡壘,位于重慶熱鬧的觀音橋商圈。站在一扇扇小小防盜門的外面,你一定無法想象里面是怎樣的一個世界,這里聚集了所有你能想象的街邊小店的商業形態——你能找到貓咖、紋身店,也能找到賣分子料理的私房菜和ins風下午茶。對小商戶來說,這里意味著熱門商圈的便宜點位;對年輕人來說,這里更是城市小眾亞文化的孕育之地。


本文轉載自界面新聞,記者:劉雨靜,編輯:許悅,題圖來自視覺中國。


這是一幢共有48層高的樓,分布著至少250個有名有姓的小商鋪,不過只有區區四部客梯。傳說遇上高峰期,輪到你擠上電梯,可得1個小時后了。偏偏重慶的夏天最高可以有40度,但還是有大把的年輕人在沒有空調的大廳排隊等電梯,即使汗流浹背。


為的,就是爬上去重慶有名的魔幻世界——紅鼎國際A座——去享盡人間歡樂。


在觀音橋這個地位與上海南京東路步行街不相上下的老牌商圈,外觀老舊的紅鼎國際A座是個不太起眼的神秘存在。大樓的四部客梯服務著每層十三、四戶商鋪和他們的客人。大樓中間挖空,有兩條垂直貫穿48層的天井,你可以從天井處看到每一戶的陽臺。


紅鼎國際沒有辜負它的名字,身在重慶,志在全球。在A座,有打著分子料理旗號的私房菜,可以換上免費和服擼貓的主題貓咖,美容培訓機構和紋身店,時下流行的Ins風主題下午茶,平時不輕易開門的預約制按摩,還有桌游吧和私人影院。


紅鼎國際A座的天井。圖片來源:劉雨靜


紅鼎國際A座的樓梯間。圖片來源:劉雨靜


主城區人口超過800萬的山城重慶,從不缺少讓平原丘陵地帶人民目瞪口呆的“奇景”。重慶是中國西部高樓最多的城市,光是已建成的200米以上的高樓就有55幢——在同為山城的美國舊金山,這個數字不到20幢。房子依山而建,鱗次櫛比,才出現了“一樓出去是頂樓”的景象。


由于用地面積少,人口密度高,重慶從城市規劃之初便以垂直發展為主。像紅鼎國際這樣將所有路邊店糅合在同一幢大樓里的業態在重慶并不少見,與香港類似,重慶大大小小的店面垂直分布在不同商圈的各色大樓里,一層是美蛙魚頭,而另一層則掛著兒童培訓機構和“代收債務”的招牌。


從紅鼎國際頂樓眺望出看到的重慶高樓。圖片來源:劉雨靜


但在重慶的所有高樓里,外觀平平無奇的紅鼎國際也絕對是一道奇觀。


中午11點半。這是紅鼎國際A座真正蘇醒的時候。陸續有人急躁地在樓下按電梯,天井的陽臺上和樓道走廊,在某個私房菜后廚打工的阿姨,搬出板凳在門口剝豆備菜。


早晨12點的紅鼎國際A座天井,有人在備菜。圖片來源:劉雨靜


重慶每日的娛樂生活結束得遲,白日則開始得也晚。有說法是重慶從唐朝時便有了夜市概念,而諸如黃桷坪、科園四路這類現代夜市則從90年代初就形成了。因此這里的男女老少早就習慣晝伏夜出的生活,晚餐后跳個廣場舞再和小姐妹約個把把燒再回家,在養家糊口的中年人圈子里也不稀奇。


和樓下觀音橋的小吃街和燒烤鋪子一樣,紅鼎國際要到傍晚才會迎來顧客高峰期:本地剛下班的年輕人和剛放學的孩子們開始出動,大廈中的各個窗戶打開懸掛著的星星燈,標注著“抖音推薦”的招牌開始亮起來。白天隱身的門衛保安會突然地出現,在一樓大堂高聲招呼人們等電梯要排隊。


在觀音橋跳《小蘋果》廣場舞的重慶居民,紅鼎國際也在這個商圈。圖片來源:視覺中國


但白天,紅鼎國際只是一幢昏暗安靜的商住兩用樓。如果說A座天井里的風景還能讓你尋到一絲生意的端倪,而與此以空中花園的相連接的B座和C座,看起來更是普通的廉價商用樓沒什么兩樣。


不走進這座巨大的城市堡壘,你永遠不知道里面正在發生些什么。它讓不同圈層的年輕人找到歸屬感,也是年輕的創業者在這座城市起步的緩沖地帶。


紅鼎國際A座43樓的高空下午茶店“Miss汀”。圖片來源:劉雨靜


1992年出生的黃穎柔和朋友一起經營著這家紅鼎國際A座43樓的高空下午茶店“Miss 汀”,今年3月剛開業。黃一柔畢業后原本在整形醫院做醫美顧問,常要加班但收入不錯。


黃穎柔厭倦了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和時不時為了工作的違心。于是她和朋友一起辭職,到紅鼎國際A座盤下了一間高層店面。最初她想開一家同樣風格的高空民宿,但民宿的激烈競爭和更高的投入還是讓她選擇了無需后廚、也無需很大面積的下午茶店。而在高樓密集的重慶開高空下午茶,還有天然優勢。她沒有招兼職員工,和朋友兩人輪番在店里招呼客人。


高空下午茶是當下在年輕女孩——特別是小紅書用戶里——最熱門的生意之一,店里往往設有不同的精致場景和自帶的俯瞰城市的高樓景色,只要來店買份下午茶便能呆著拍一下午,讓你的手機相冊滿載而歸。其中最早出名的一家是深圳福田石廈一家叫Pétales的下午茶店,在這家店的酒店大床布景中,女孩們能拍出假裝自己在香港住五星級酒店的網紅照。


在高空下午茶店拍照的客人。圖片來源:


大眾點評店內繁忙時的場景。圖片來源:大眾點評


“重慶人都很大方敢闖,”黃穎柔說,“辭職創業也沒什么難的。我們會說這叫耿直。”


重慶不拘小節的城市氣質也許體現在,哪怕是極其講究服務和精致感的下午茶店,老板與客人之間也沒有寒暄客套。今朝是客人,明天可能就成了店主的朋友或是員工。


紅鼎國際A座的40樓,有家當下在重慶年輕女孩里最熱門的婚紗體驗館“BIANCHE白羊夢”,做的是把高空下午茶、Instagram風格的拍照布景與穿上婚紗體驗結合的生意,業主是個叫張雪的96年漂亮女孩。


一個常來店里拍照的19歲客人——也是重慶人,和張雪聊得投機,每次到訪都記得幫張雪買杯奶茶,還會幫忙招呼客人。后來到了暑假旺季,她便成了張雪店里的常駐兼職。這里的業主與顧客之間,還帶著些同齡人的信任感和自然。“你們自己坐一下子哈,我去倒點茶,”店里來了兩個打扮入時的年輕女孩,43樓的店主黃穎柔用重慶話招呼著就放心地消失在另一個房間里,過一會兒她端上蛋糕和茶水,就自然地坐到柜臺后吃起酸辣粉的外賣了。女孩子們則坐在白色的浴缸和窗景處開始自拍。


40樓的婚紗體驗館。圖片來源:劉雨靜


店內客人的婚紗體驗照。圖片來源:劉雨靜


在紅鼎國際甚至重慶的很多零售業態中,店主與客人之間的關系都有一些重慶自帶的江湖氣:不遠不近、恰如其分、直接而不客套。


“重慶是個很江湖氣息、鄙視書生氣質的城市。在這邊你不能說自己是博士什么的,別人會覺得你很裝。就算有文化也要接地氣,”重慶本地人阿里斯說。


這種接地氣讓重慶的小微零售商業格外繁榮,而這個城市對新入局的小微創業者也相對友好。連上主城9區之外的區縣,重慶地區是一個坐擁3000萬人口的巨大消費市場,有龐大的客群挖掘潛力;重慶也格外適合餐飲相關創業:重慶統計局數據顯示,幾乎每季重慶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都超過全國均值,餐飲零售額收入則是所有品類里最高的雙位數增長。今年1-8月,重慶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長8.6%,而餐飲業消費零售額同比增長13.7%。


紅鼎國際則是年輕人辭職創業的試驗田。“BIANCHE白羊夢”的店主張雪也是辭職創業,她原本的職業是房地產銷售,因為工作辛苦便決定自己做老板;更不用提大樓里一個個小酒吧、狗咖貓咖和桌游吧的店主了,他們大多是懷揣著夢想創業的90后。


但年輕的創業者之所以聚集在紅鼎國際,究其根本還是因為租金便宜。


在寸土寸金的重慶第二大商圈觀音橋,硬件設施一般的紅鼎國際幾乎是租金最便宜的大樓。重慶本地大地產商龍湖地產開發的北城天街就在紅鼎國際樓下,囊括了從無印良品到路易威登在內的各色專賣店,周邊配套的較新的大樓月租都超過5000塊——比如旁邊融恒時代的50平左右鋪面月租要7000元左右,這幢大樓有更漂亮的透明觀景電梯。更不要提樓下動輒租金上萬的街邊店,都被更有預算的連鎖品牌租下。但觀音橋的人流相當可觀——它不像游客眾多的解放碑,觀音橋的本地人比例高客流也相對穩定;也不像大學生云集的沙坪壩,觀音橋的消費群體從本地初中生到外地來重慶的上班族,更為豐富多元。


紅鼎國際所在的觀音橋商圈也有不少更新的大樓。圖片來源:劉雨靜


紅鼎國際給想利用CBD人流開店的人發了一張折扣入場券。紅鼎國際A座以大戶型為主,月租也不過5000-6000元,而C座40平左右的小戶型,月租才2000元左右。張雪的婚紗店大約80平米的店面,租金才5000多元一個月;這是她前期開店準備階段在觀音橋找到的性價比最高的地方。


這讓越來越多的小生意創業者走進了擁擠的紅鼎國際大廈,通過昏暗電梯間的小招牌和大眾點評等線上宣傳方式,努力營生。


同樣,囊中羞澀的年輕人,也能在紅鼎國際找到不超過150塊就能消磨一整天的娛樂方法。中午可以在紅鼎國際里的私房菜館團購一份雙人套餐,均價也不過100元上下;下午則能團購一份最低20元的套餐,在貓咖、狗咖或是可以拍照的下午茶店坐一下午。到了晚上紅鼎國際則更熱鬧了——可以加入來這兒的桌游店消費的人群,年輕的情侶也能包下私人影院的主題房度過一晚上,比周邊的連鎖酒店價位更低。


紅鼎國際內的私人影院。圖片來源:廖信忠


如果說上海的城市活力在于商圈背后的支馬路和弄堂——修鞋鋪子、洗衣店或是迷你精品咖啡開在這兒,如同毛細血管一樣構成了城市喧囂背后的自然生長的商業形態;那么在重慶,它的毛細血管便是諸如紅鼎國際這樣的,用一座座電梯連接上下的如同堡壘一樣的垂直大樓。


但重慶的這些城市迷宮又與海派文化的精致不同。有人說川渝地區的包容性與這里的道教文化熏陶緊密相關,才造就了川渝地區居民古道熱腸、不急功近利又包羅萬象的性格,用道教的話說是“萬物自然”,翻譯成重慶話則是“別人想啷個就啷個,關我錘子事”。


紅鼎國際的包容性讓不同的小商戶在大樓里有了一席之地,也讓城市的亞文化在這里低調滋長。


前陣子,臺灣作家廖信忠寫的《重慶魔樓紅鼎國際六天五夜奇幻游記》刷屏了,那篇文章里說“在紅鼎國際,你在樓道拐過一個彎,會遇到活潑可愛的魔法少女;還經常遇到找組織的漢服愛好者,在電梯前互相鞠躬作揖”。


活潑可愛的魔法少女。圖片來源:廖信忠


事實的確如此,和服主題貓吧、漢服主題貓吧等等大概滿足了那些主題換裝的消費者需求,還有更多服務更窄圈層的店,藏身在不同樓層小小的防盜門后,推開門才發現別有洞天,比如叫“柜子來了”的清吧,或是叫虐戀SPA的按摩店,以及那些甚至不曾在大眾點評擁有姓名的小生意們。


紅鼎國際A座的大多數店門都是小防盜門。圖片來源:劉雨靜


有次黃穎柔的高空下午茶店來了個單身男人,這是開店以來第一次。過去到訪這家店的男人只有外賣送餐員和陪女朋友來的男生。


這個20多歲的年輕男子用她的話說是“很樸實”,但男人卻點了下午茶,走進店內布置成精致大床的白色房間——有羽毛燈、水晶皇冠、松軟的枕頭和粉色的睡袍。這個不太時髦的男子拿著一堆潮男照片的模板,拜托店主幫他拍照。


“我們好努力地幫他拍,都拍不出那種潮人的感覺,”黃穎柔說,“不過拍了幾十張給他看,他也挺滿意的,我就放心了。”

 

麥高登在《重慶大廈》里把香港彌敦道的重慶大廈寫作“低端國際化的代表、世界中心的邊緣地帶”。非洲、中亞和東南亞的生意人背井離鄉來這兒淘金,感情失意的白人癮君子在這里的廉價旅館久住,也有國際避難者來這兒尋求庇護。游客、生意人、性工作者、臨時工,以及不同宗教的人在這里生存著,讓重慶大廈成為充滿沖突卻又生氣勃勃的矛盾地帶。


紅鼎國際則是重慶的重慶大廈。它也是沖突與融合的矛盾體:在這里,不同業態、不同生意形式的人來來去去,有自己的小江湖。


有的店會讓你產生過時的時間錯位感:一些私房菜館看起來把所有過時的網紅元素都融合在了一起——結賬吧臺有日式餐廳的假櫻花樹,餐具卻是南鑼鼓巷常見的中式搪瓷杯,墻壁上掛著“工人有力量”的壁畫,看起來門可羅雀;有的店則是當下抖音、快手和小紅書上的熱門款,比如張雪和黃穎柔的下午茶店,即使工作日下午也有不間斷的客流,甚至有看到小紅書從外地趕來的。


紅鼎國際A座的一家私房菜內部。


業主之間自己也會各自串門:在淡季的時候,下午茶店的店主會去樓下的桌游吧打麻將;而美甲店的員工偶爾也會去隔壁私房菜聚餐。


更多的時候,他們只是把彼此當作過客,因為誰也不知道能在這里開多久——紅鼎國際低廉的啟動成本也意味著很多店鋪的可復制性極高,入局者眾多,你很難留下。


“在這里,開3年以上已經算很久了,”張雪說,“我們是重慶比較早開婚紗體驗照相館的,但5月剛開,現在也有一些類似的店在其他地方開出來。”


黃穎柔最近在淘寶上買了很多萬圣節主題的新裝飾,打算趁著9月開學的淡季把店鋪重新裝飾一番。她的高空下午茶店盡管熱門,但回頭率不高,得換換主題才能讓年輕女孩愿意來拍照。C座開貓咖的年輕人在店里養了十幾只貓,但同一層類似的店有四五家,他們更多做的是熟客生意——朋友自己帶貓來玩。


他們多少都想過走出去——離開昏暗的電梯間和四梯十二三戶的擁擠格局,離開吵鬧而臟亂的天井。

43樓的一家私房菜館“流浪地圖”目前是成功了。他們在這開店4年多,已經盤下了同一層三戶店面,還在附近的宵夜一條街重慶九街開了一家門面店,不再是大廈中的一個小小鋪面。

本內容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虎嗅立場。未經允許不得轉載,授權事宜請聯系[email protected]huxiu.com

正在改變與想要改變世界的人,都在虎嗅APP

讀了這篇文章的人還讀了...

回頂部
收藏
評論10
點贊38
pk10是合法的吗